2020年2月25日 星期二

直播式恐怖攻擊與網路驅動仇恨

紐西蘭今年三月十五日發生恐怖攻擊事件,此次恐攻與先前不同之處在於,兇嫌選擇直播的方式宣傳仇恨,並事先於網路公布激進言論。實際上,2012年梅拉(Mohamed Merah)曾利用GoPro相機記錄與宣傳進行恐怖攻擊之行為。2016年法國巴黎警察薩勒萬(Jean-Baptiste Salvaing)遭殺害時,恐怖份子也利用網路進行直播。為何恐怖份子或激進份子現多選擇以直播方式進行攻擊行為? 自由時報,2019-03-19


以往恐怖組織難以操控媒體進行宣傳。但也有少數恐怖組織擁有電視台,黎巴嫩真主黨的艾瑪納電視台(Al Manar)為其中最為著名案例,伊斯蘭國組織則利用網路論壇與社群媒體試圖建立一個「網路哈里發」,也曾經利用推特(Twitter)進行即時的討論與辯論。然而,擁有足夠的資源與技術僅佔少數。現在,恐怖組織或恐怖份子已經可以藉由直播方式闡述理念或散布恐懼,在技術驅動下,未來可能出現恐怖組織利用無人機來直播其恐攻的即時狀況。

紐西蘭基督城攻擊事件發生之前,槍手鼓勵線上觀眾訂閱YouTube頻道。在該起事件發生後,紐西蘭的三大網路電信公司隨即限制使用者點閱境外的直播網站。歐盟現已要求社群媒體服務公司在一個小時內撤除這類恐怖主義宣傳。YouTube等公司也利用自動化方式過濾恐怖主義或激進主義相關資訊。但是,倘若恐攻的過程看似網路遊戲,自動化的過濾方式便難以分辨恐攻視訊或電玩視訊之差別,並且也會落入以技術侵犯自由之疑慮。無論如何,社群媒體公司應對於其技術負擔責任,並強化線上審查,以及律定誰可以進行審查以及審查程序為何。

然而,社群媒體對於穆斯林極端主義與白人至上民族主義審查似有區別,甚至白人至上的民族主義網路上的成長超過穆斯林極端主義。伊斯蘭組織或基地組織被視為恐怖組織,政府與科技業者皆全力防堵其言論與視訊,同樣的,各國政府與業者是否已準備好對於右翼激進團體採行同樣審查標準?

刊載於自由時報,2019-03-19

南實踐會計暨稅務學系增設洗錢防制組 培育更多優秀人才

洗錢(money laundering)犯罪已成為犯罪新趨勢。所謂的洗錢,意旨犯罪分子透過一系列的金融帳戶轉移非法資金,以便於掩蓋資金來源、擁有者身份或資金使用之目的,而需要「清洗」之非法資金多與恐怖主義、毒品交易、人口販運、非法槍枝或組織犯罪皆有所關連。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